#11 公主与游井■

羽根之山山脚的老铺旅馆「秋筱」,运行着旅客用的班车。一小时一次,在羽根之山站与旅馆之间往返。秋筱姬香,上学往返正是利用它。

今天也一。

家务忙完刚过正午,秋筱姬香就混入数位旅客中乘坐小型巴士前往车站。

「公主大人,注意安全啊」

与姬香小时候始任职的白发司机点头告别。从这里始到学校需要徒步十分钟的路程。预计不会迟到。大家都等着呢。熟悉的上学路快步行走。明明是从家去学校的途中,姬香却有「得快点回去」的感觉。那个部室,如同自己的家。那里有最喜欢的男孩子、最喜欢的友人们、朋友们在。「回到」有他在就心的地方。

居所。

成为高中生,进入少女会后,姬香所把握的宝物。至今为止都不曾拥有之物。家。教室。哪里都感觉不是自己的居所。哪里都有疏远感。直到与锐太相遇,与千和、真凉、爱衣相遇,第一次感到「这里是我归属的地方」。

幸福的连锁。

表明参加少女会的公主,也稍稍适应班级的生活。

与夏川真那的相遇改变最大。

最初,真那为姬香的「敌人」登场。嘲笑姬香在笔记本上写下的诗句,最后还撕成碎片。姬香哭了。眼泪一滴一滴流下。如果锐太没有来救我的话,说不定,再也没法振起来。

那个真那,如今却是朋友。

为什么会变成这,其实姬香也不记得了。因为同人志这一共同的爱好,聚在一起的我们,两人始制同人志。谁先提出已经不记得了。对于两人来说,这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人」完成的意义。

后来加入了,红叶栗子的存在。

姬香没有到,自己居然会有「后辈」存在。再说自己,尊敬着栗子。虽然很难为情,但是自己要回应那份期待。这又是,姬香无比惊讶的变化、幸福的变化。

所有的幸福,都是从与锐太相遇始的。

所以,姬香喜欢锐太。最初为「异的喜欢」,发生些许变化。有锐太在,成为一象征,成为姬香所爱的人与空间的Symbol。那个锐太创建的后宫,自己也成为其中一员。无论与千和真凉、爱衣她们的顺序如何,至少自己要一直待在锐太身边。即使——不是他的第一位也好。


所以姬香——。


这次,那么严重的事态,也相信「会有办法的」。

毕竟真凉,那么重视锐太。姬香认为那点毫无疑问,是名为「恋爱」的感情,即使真凉不承认。那也没关系。重要的不是这里。而是「重视锐太」这一点。

千和也是、爱衣也是。

还有,游井薰也是——。

重视锐太这一点,都是相同的。

只要,牵手一起。

迟早能相互理解。

就像真那与自己成为朋友一,一定会与薰成为朋友。虽然姬香不认识薰,但是确信着。

因为他,是锐太的「亲友」啊——。

加快脚步,经过便利店门前。离学校第二近的便利店啊。从这始还有十分的距离。确认手机时间是下午一点十八分。有点,迟到了吧。

「哇噗」(译者注:自行脑补中二病少女给自己跑酷配音)

低声,配上自己「咻嘤」的拟声词后,姬香选择了近。穿过便利店后的住宅街的话,能缩短两、三分钟。人停车场一般来说不能进入,不过这次就原谅我吧。

进入小巷子,走了一段时间,看到迎面有人影走来。姬香停下来,钻进墙壁的洼地中退避。路只有一人宽的程度,非得有一边让路。

那个人影,穿着羽根高中的校服。

带着飒爽笑容,招手迎来。


「呀,秋篠桑」


姬香吓了一跳,肩膀发硬。

游井薰。

现在,为漩涡中心人物的他,为何在这——。

「看到你进小巷子。就追上来了。要去学校吧?去少女会的部室,与锐太相见」

点点头,薰却笑着摇头说。

「锐太已经去别的地方了哦。常去的车站前的茶店。变成到那里集合了。当然,吉娃娃酱和爱酱也一起哦」

「…………」

「刚好我也要去的那里啊。一起去吧」

「为,什么?」

「这次的事,我决定说出一切呀。夏川桑的事,似乎有点误会,所以为了解误会。」

「误,会…………?」

姬香的脚缩成一团。

他,明明带着无比帅气的笑容。明明是羽根高中的女生们绝不会叹气的笑容。为什么,那么让人害怕。

「误会,什么?」

「所以,不是说了吗」

笑容,变细,逐渐暗淡。

接近。

他在接近,姬香却往后退。狭窄的巷子里很快就退到死路,制服后领碰到树篱的叶子。

「秋篠姬香」

他,已经不在笑了。

冰冷,甚至,冷酷的表情。刚才清爽的少年宛如判若两人。从下方,挑剔般,打量着我的脸。

「漂亮的脸庞呢」

「…………っ」

「透明感的肌肤。明亮的双眼。修长的睫毛。柔顺靓丽的黑发。哈哈,真是典型的和风少女啊。——但是,勾引锐太的不是这里吧?」

薰的手,伸向姬香的屁股。

强硬地,扯出裙子露出部。

「是这里吧?呐啊。用这里骗取了锐太吧?」

薰灌尽蛮力。明明很痛,姬香却发不出声音。比起痛苦,恐惧冻结了精神。

「真是无法原谅哦。只不过生为女孩子。只不过如此的理由,就被锐太喜欢。明明我一直,只能为朋友。凭啥被锐太当公主对待啊!别玩笑了!」

突然冲撞,姬香倒向树篱。幸好有树枝垫背,避免摔倒。抓住薰姿势踉跄的瞬间,跑向来时的路。

「别逃啊!!」

薰追上去。

这跑下去会渐渐远离学校。但是,没法转换方向。速度慢下来就会被抓住。姬香能做的,只有,不管不顾地全速奔跑。

奔跑的过程中,边发邮件。

向锐太求助的邮件。打电话的话,没有能发出声音的自信。只有拇指,勉强,打出「请救救我」四个字。

无数次转角,下意识地乱跑,已经不知自己在哪里了。明明逃进便利店,却不知方向。上气不接下气。汗水渗入眼睛。脚麻成木棒,腿发出悲鸣。已经,到界限了。




仍然在追。

「救,救我」

「我—拒—绝—呢—」

伸出的手抓住姬香的肩膀。用力拽到身边。虽然看着纤细,但是毕竟他是男啊。女孩子中还要柔弱的姬香,轻易就被按住,放倒在沥青路上。薰的嘴不祥地扭曲。

「为什么?为什么啊」

姬香除了哀问什么也做不到。眼睛落下泪水,喉咙发出呜咽。

「为,什么。明明,你也喜欢锐太的吧?为什么?喜欢同的人的话,一定能相互理解才对!!」

「笨—蛋」

嘲笑般的声音,在狭路里回荡。

「搞反了哦,搞反了。完全搞反了哦。真是的,你是住在温室里的花朵吗?以为世界是温柔的 世间都是好人吗?听好了公主殿下,告诉你现实吧。喜欢同的男孩子的话,应该相互争夺相互嫉妒相互憎恨。相互争斗。变成修罗场。这才是恋爱吧?那大家都好好相处吧感觉真恶心啊!!更加修罗场化啊!拿着菜刀用鲜血相互厮杀啊!!」

「为什么」

即使如此,姬香仍然抱有一丝希望。

仍然相信着。

既然珍视锐太的话,既然深爱锐太的话,绝对能够相互理解。因为,是锐太啊。既然是喜欢那个锐太的人类的话,绝对能——。

「果然,不行呢」

推倒姬香,压在她身上,薰再次笑了。

「不思议之国的公主殿下,即使说了也无法理解呢。就用那女孩子的身体,直接,教教你呐。什么是现实」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姬香无数次哀问。

那并非,对他的疑问。而是对他的良心,要唤回那颗关心他人的心。姬香,即使这的状态下,即使身体的自由被剥夺 遭遇命攸关的危险,仍然,不愿放弃相信啊。夏川真凉要是看到的话,也会感动吧。会向那高洁的精神、黄金的精神,献上称赞吧。


「啊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但是,这并非复仇的魔鬼。

而是嫉妒与执着的集合体化的,魔鬼——。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目录+书签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