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充满修罗场预感的灵魂

十一月,最后的星期六。

二学期接近尾声,上课的日子渐渐变少。为周六更是如此。第二节课刚结束。这的日子满满的解放感,教室都充满着去哪玩的说笑声,但是那的气氛一丝也不属于如今的三年一班。大家,心无杂念,潜心学习,换考试与志愿校的情报。

紧张感。

每一句话都散发出那的空气。

话虽如此——。

一班的情形可能有点不同。

为这个班级的中心人物游井薰前些天露出的,异质表情。

那次的动仍未结束。

学校隐藏网站的管理人宫下,自那以来一直缺席学校。

赤野芽衣,沉默寡言像是变了一个人。那么吵吵闹闹的一班的Mood Maker,现在与友人青叶两个人,正在并肩自习。坂上弟弟也一,平时闹的那么欢,现在却一个人默默学习。

薰本人,今天也缺席。理由不明。薰一旦缺席女生们必定会担心地议论与喧哗,然而今天却很安静。无主的桌椅的周围,谁也不愿接近。宛如教室里了一个洞。

还有真凉,当然也缺席。

一班的男女两巨头的不在,教室感觉有点寂寞。Ghost Town(鬼镇),就是这氛围吧。那印象闪过脑海。闪耀的Talent(天才)们消失,失去光热的教室,空无一人的街。桌子、椅子、黑板。包括我在内的其他学生们,就这么残存下去,莫名的悲伤。

——啊。

不行不行,现在不是沉浸在那感情的时候。

我拿起书包站起身,飞奔出Ghost Town(鬼镇)。

我生存的地方、居所并不在这。

朝着有可爱的同伴们等候的家出发,不对,是回去。


「好慢哦,锐君!」


刚进入部室,就迎来千和的声音。

眼前的是 炸猪排三明治 炒面面包 炸饼面包 奶油面包 豆沙面包 面包片 咖喱面包 头脑面包 …………头脑面包!?真怀念呐,还在卖吗。嘛,不寻常的混乱也是寻常的风景啊。看着缺神经白痴般份量的面包面包面包,哈—,稍稍安心。在家般的安心感。(译者注:头脑面包是一在日本卖了半个世纪的面包,据说吃了能提高成绩而得名)

座位边上,只有千和与爱酱。

「啊勒?公主呢?」

爱酱回答。

「刚才发了邮件。现在在过来的路上」

「没来学校啊」

「因为早上大浴场还有大扫除」

公主不准备大学考试,因为得到录取的子,每天都来学校已经没有意义。优先帮助家计也是理所当然。即使如此,特地为了我们来学校,真是My goddess•and•sweetest。

千和吧唧吧唧拼命地填饱肚子,但是爱酱的表情有点奇妙。短裙上的握紧双拳,缩着肩膀。

「内,小太。是真的吗?夏川桑真的,为了小太,听从那个父亲的安排吗?」

「『那个父亲』,如果和薰涉过,就会变成这了吧」

爱酱一阵沉默。

「…………夏川桑,为了小太牺牲自己的未来什么的」

「啊啊,真不像她呐」

如果只是那个父亲的一面之词,也不会相信吧。为了我而放弃绝对是谎言。但是,薰也这么说。纯粹憎恨真凉的薰也这么说的话,只能认为是事实了吧。

而且,那一夜,那家伙留下黑历史笔记本的数据。

综合以上考虑,最终,也会验证爱酱的结论。

「说不定,我误会了夏川桑」

爱酱的声音低沉,暗淡。

「居然如此深刻,为小太着。说到瑞典的大学,明明那么高兴。明明,那么讨厌父亲。即使这些全部化为乌有,也要为了小太…………」

激动的颜色,渗入爱酱的表情与声音。为爱中燃烧恋中生存的少女•冬海爱衣,被真凉抢先一步而怀有败北感吧。

但是,恋爱不是非胜即败。

至少,我不是这。

因为牺牲巨多而A胜,B败。那的世界只能是垃圾罢了。

「如果我与真凉相见,就这么说吧。别做多余的事呐。我一直都是凭自己的力量拓命运,真是的,刷什么帅啊」

「锐君说的对哦。爱衣」

咕噜咕噜,噗哇。

碳水化合物混着一升牛奶一饮而尽的千和,闪起燃烧的目光。

「真是生气呢,有赢了就跑的感觉。摆出一副只有自己理解锐君,自己才是理解者的嘴脸。只赢下最味的一局,然后就永别?再也不与我们见面?别玩笑啦!」

语气虽然激烈,却小心地放好空牛奶袋。还了手指沾上的果酱。

好冷静啊。

冷静地,激动起来。

「这次,说不定确实输给夏川一步。但是,还不全面投降。失败一次,再赢回来就好。不是吗?」

爱酱的视线落在自己的双膝上。

然后,「嗯」地点点头,以坚强眼神看向我与千和。「——没错哦。我们是,『演出自己人生的少女社』,以后也是一哦。高中毕业以后,也是一。所以,明明不过一次胜负,没有拘泥于此的必要呢!」

爱酱再一次点头,啪啪两声,双手击打自己的脸颊。

「好,打起精神来啦!…………于是,现在在等谁?」

「在等真那过来」

今早,松鼠子来了电话。「呐呐,呐—」。说完这些就挂断电话。平常的话该去看心理医生了吧,但这其实是暗号。一旦真那知了什么,约定由松鼠子传递联络。为了防止那位父亲察觉到我的动向,特意设置的保险、约定的暗号。

“呐”三次,表示「已经得知真凉的位置」。

为了换情报,事先决定放学后在部室联络。

顺便一提,我刚离放学。就进入附近的便利店确认没有跟踪,再利用体育场侧边体育部成员使用的出入口,不穿鞋子回到学校。可能有点做过头了,嘛,保险起见。

千和刚擦完桌子上掉落的面包屑,真那与松鼠子来了。静静地打门,平常地进来。

「真凉的位置,知了吗?」

算是吧,真那回答。感觉精神有点萎靡。如果是这头猪的话,还以为会得意洋洋地「快感谢我吧!先围着我叫三声!然后去死吧!」。

「在哪?在哪里啊?纽约?华盛顿?」

「等等,冷静下来呀」

为啥,这边反而一脸辛劳的态度啊。被一直犯病的金发猪头说「冷静下来」是什么屈辱,不过我确实不够冷静。

真那轻咳几声,然后说出冲击的事实。


「在羽根之山哦」


哈啊,三人目瞪口呆。

我、千和、爱酱。

「…………誒?国也有羽根之山吗?」

「怎么可能有哦?笨蛋吗?」

「那么,哪里的国才有啊?」

「呀。等下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啊。还有脸好恶心」

脸恶不恶心,和现在没关系吧。

「那么羽根之山就是羽根之山!?在这?就在这!?」

「不在市区,而在山里呢」

我们的城市羽根之山市的名字,源自与邻县分界的「羽根之山」。海拔两千千米高自然丰富的神山,闻名于水坝和温泉、滑雪场等。观光资源匮乏的县城中,屈指可数的景点。

「这座山中的某片湖旁边,有夏川集团经营的酒店哦。似乎爸爸只在接待外国的贵宾时会使用。」

「该不会是,羽田大酒店?」

只要是当地人谁都知的高级酒店的名字刚被爱酱提到,真那就点头了。

「连那里,也是夏川系列呐。…………呀,话说回来居然还在羽根之山」

那位父亲,欺骗了我呐。为了让我放弃。

反过来说,那家伙害怕我啊。怕我来找回真凉,而内心惊心胆颤。

…………好。

至少,希望出现了。

千和说。

「如果是那个可怕的父亲,没赶紧拐去国反而不可思议呢」

「那当然。爸爸还在办手续中哦。防止在这之前逃走,估计关在最安全的最高层吧」

「比羽根之山的夏川本家,还要戒备森严?」

哼,真那翘起嘴。

「说过的吧。因为是外国来的贵宾的专用酒店。万一恐怖分子出现的时候为了能够应对,而常驻多名保镖哇。来馆者的确认也是万无一失。没有入馆许可的话谁都进不去哦。…………话说,你该不会打算潜入吧?」

「视情况而定」

不特地把事情闹大,但如果没有其它办法与真凉相见的话,就不需要犹豫了。

「过于无谋了哦。那根本不可能成功的吧。还是说你是忍者吗?」

「忍者,灵魂同化(fusion)倒是有」

那还是中学的修学旅行的时候。当时恋慕清纯的川崎桑,为了让她appeal(意识到)我的存在而cosplay,也就是fusion。那个时候,就被川崎桑无视了。期待这次也会被父亲华丽的无视。

呼姆,千和低鸣一声。

「好啦,那位真那的保镖,会是关键吗?」

「安岡?」

「没错没错,安岡桑。那个人能提供什么情报吗?」

不像头脑简单的吉娃娃桑会有的提案。头脑面包真厉害呐。

「怎么可能会提供啊。雇佣安岡的可是爸爸呀。为啥非得背叛雇主而帮你们哦」

「…………好吧,确实是这呢」

千和默默退下,真那看着我。

「内,真的要潜入进去?爸爸有次去过大学求情对吧?要是向大学通告『果然先前说好的废』怎么办哦?不会过于无谋?」

「…………感觉,真稀奇呐」

「啊?怎么啦?」

「呀,你居然会担心我什么的。一般都会感觉不可思议」

真那一拍桌子。

「你要有什么事公主可是会难过的吧!?我才不在乎你哇!谁会担心恶心死宅啊!」

呐呐,松鼠子点头同意。嘛,没错呐。不止猪头,松鼠也担心公主吗。

爱酱取出手机看着画面。

「话说回来,真慢呢公主酱」

千和回答。

「发过短信了吗?」

「发过了哦刚才。但是,没收到已读」

「帮忙也太久了吧?」

…………感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