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再次与父亲的修罗场

那一天的夜里。

与千和一起吃过晚饭,然后两人始学习。最近形成的惯例,与千和的「晚饭学习会」。当然,在这之前两人要洗完碗筷。虽然我认为这的学习会很适合我家的青梅竹马。

但是一始,千和却不愿参加学习会。

说什么「不打扰锐君学习」。

感觉有所顾虑、有所忧虑。大概是真凉说的「青梅竹马的诅咒」仍然刺在心中。

可不能放下这的青梅竹马不管。

「先别管我,你成为教师的梦,不实现可不行吧?为此,得好好学习呐」

以此的说服方针+千和最喜欢的菜谱为诱饵,强行拉入学习会。

然而…………。

「内,话说锐君」

千和叫我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啊,啊啊,怎么啦千和?」

「那里,可不是答题栏哦?」

看看手边,自动铅笔写到了饭桌上。沿着无轨的虚线,一路写出笔记本。

「呀,那个,稍微发了下呆」

一边苦笑,一边用橡皮擦掉字迹。

今晚有点无法集中精神。

看着软弱无力的铅笔乱画数学习题册,却怎么也没法画出公式要求的图形。

千和深深叹息。

「果然很在意?夏川的事」

不愧是青梅竹马,一下就正确地把握理由。

只好诚实回答。

「啊啊。好在意。夏川的事。还有,薰的事」

「薰君?」

跟千和讲讲今天班上发生的事。

「这啊。结果还是暴露了呢」

「嘛,只是时间的问题呐」

消防队还说要送来感谢状。确实从某处泄漏了吧。果然,还是没办法隐瞒的啊。

「但是总是,夏川会告诉薰这一点,还说不可思议呢」

「啊啊」

这是千和与真凉经过耳光斗争发展出的心领神会。即使真凉顽固到什么也不说,千和也能从身心领会。

那么到底是从谁哪里听说的呢,

「呐千和。我救人的事,是从爆炸头医生那里听说的吧」

「嗯…………。虽然有点不情愿,我强行逼问出来啦哦」

千和万分抱歉的表情。

「因为是千和,所以医生才会告诉你的哦」

爆炸头医生会告诉薰,基本不可能。再说根本不认识。从独生女卡拉OK魔神那里打听的可能也很低。除了握住麦克风的时候,基本口风都很紧。

「那么,爱衣?」

「确实与薰的关系很好。但是,爱酱应该不会说的」

「是呢。…………话说,知救人的事,还有谁呢?」

「冴子桑那边,据说来了消防队的电话要送感谢状过来。通过当时在场的人们,从哪追查到我了吧」

「也就是说,虽然学校所有人都知,但却不知到底是谁散布的」

薰的家世,羽根之山的「Last Boss」。

为古老的大地主,说不定持有什么情报网。

「直接问他了吗?薰君」

「啊啊…………」

今天从那始,都还没有与薰说话的机会。

同班同学、还有其它班的同学,一个个都来翻脸谢罪。

站在不知所措的我身边,薰一直和善地微笑。

同学们,与其说在看我的脸色,更像是在窥视薰的脸色。

气氛非同寻常,最后也没机会问。

「说实话,我现在,觉得薰有点恐怖…………」

「…………嗯。我也觉得」

千和也感到薰的变化,不,应该说是剧变。毕竟面对面被说了那话,也难怪。

我们一阵沉默。关于薰,再没说其它更过分的话了。大概,我与千和,也不愿说薰的坏话吧。怀疑那位善人。心情可不怎么。

话题自然回到了真凉的身上。

「夏川已经不再留恋少女会了吗」

「我不这么认为」

真凉从来不说真心话,即使如此,还是有传达之物。

「一年级学园祭之前,真凉长期缺席的事,还记得吗?」

「嗯。父亲似乎要让她转校,不知最后怎么说服他的」

「那个时候,真凉,向那位父亲下跪了哦」

「下跪?!那个,夏川?」

千和尖叫到失声。

「那个时候,是这么说的。『父亲说的什么我都会听的,所以请让我高中三年间留在羽根之山』。『请不要夺走我最后的回忆』」

千和悔恨到咬牙切齿。

一阵沉默之后。

如果我不是亲眼目睹了与那位父亲的争执,也不会相信吧。

切身体会到,真凉有多么珍重回忆。

终于口,叹息后说。

「我不知的夏川,还有好多好多呢」

「啊啊。大概那家伙,是比你们象的更加脆弱、幼小——一碰就碎的生物呢」

这啊,听到小声的低语。

「内,锐君」

「嗯?」

「扇我一个耳光吧?」

「哈啊!?」

突然说什么啊这家伙。

但是,千和的目光蕴含着坚定。

「怎么啦?吃坏东西了吗?」

「和锐君吃的一的吧!好啦快点!」

「所以为什么!?」

「为了驱散弱小的自己」

千和的法总是一根筋。

「和脆弱、易碎的夏川一,我也没那么强哦。我跟夏川的较量,不过一次胜负,就那么灰心丧气。——但是呢,我才不让这么弱小的自己,就这一直失落下去!弱小的话就变强!输了的话下次就赢回来!这才是我的生存方式!」

「…………嘛,就是呐。初中时候的你也是这」

「现在本质也没变哦」

坚持剑的千和,生活在充满热血根的世界。

即使受伤「剑」也不会被折断、「」也不会被阻绝。

「但是,果然输了好不甘心,也有点迷失自我。大概,现在就是这状态哦」

「所以,才要扇一巴掌提提神?」

「所以才拜托锐君。不行?」

被这么直勾勾地看着的话——。

「我明白了啦」

我们走到客厅,相互对视。

这相互正视,才发现千和真的好小只。脑袋也比我小的多。仿佛一巴掌就会扇飞出去。

但是,我的青梅竹马可没有这么纤弱。

「可以吗?」

「随时都行哦锐君」

呼,深吸一口气,摆好姿势一巴掌甩向千和的脸颊。

「……唔!」

比预的响声还要大。气球炸裂般的声音。手掌传来痛感,自己都惊了。

千和的脸上一大块鲜红的手印。

瞳孔被打的颤颤巍巍的千和,含泪怒吼。

「十分感谢!」

刚说完,自己又扇了对侧一巴掌。啪,比刚才还要大的响声。自己能打就自己打啊。

「唔嗯,这气势才够!」

「噢,噢……」

我被青梅竹马的魄力吞没。

果然,千和就是千和。

一直都比我这人坚强的多。

「总之,必须再一次见到夏川呢。为此,必须搜索她的行踪」

「没错。我也在考虑这点」

「真那那边一定知什么吧?话说,最近那家伙在做什么呢?好久没来部室了」

「被薰甩了之后,一直缺席学校画漫画的子」

公主是这么说的。

那个金发猪头,失恋的创伤还没愈合啊。

「也就是说,不知夏川的事?」

「谁知呢,不好说。稍微问一下吧……」

就在这时。

门铃响了。

冴子桑拿着钥匙才对,所以不是她。时间刚过晚上九点。这个时间是推销员或街办也不大可能。

说起来,类似的事,不久前刚发生过…••。

我与千和点头示意,两人来到玄关。

打门,站在那里的是人,不出所料正是那个男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