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真相公布的修罗场

放学回家后,冴子桑罕见地在家。

「欢迎回来。只有老妈买的野泽菜,要吃吗?」

「当然」

出生于长野县的冴子桑特别挑剔野泽菜。非得吃邮购的,超市卖的从来不吃。但是冴子桑,知车站门口的甜点店不时会卖老妈喜欢的野泽菜,因此偶尔会买来吃。

需要放在桌子上的玻璃缸里泡一会。先泡一个吧。

泡第二个的时候我的叔母说。

「白天呢,我收到了消防队的联络哦」

「消防队」

「因为对你表彰。救助人命那件事,送感谢状过来。当时在场的谁泄露情报了吧。管不住嘴的家伙呀」

「…………是吗」

「听听你的意见,就暂时保留回复。…………怎么?」

冴子桑的声音虽然悠然,但却极其慎重。能感觉到无比微妙的语气。希望最大限度尊重我的意见。

感谢默默守护我的人。

「抱歉,还是拒绝吧」

「可以吗?」

「毕竟,保密才更帅气吧」

冴子桑笑出声。

「没错说得对呢!英雄就是这!」

冴子桑,真是好人啊。

即使说到这个份上,也希望尊重我的意志。

为何,不愿告诉他人那天的事呢?其实我自己,并不是不知理由。「那更帅」也不是没有这的法,但最重要的是另一个理由。

没法好好说出来…………。

感觉类似于,以前真凉在人前朗读黑历史日记。埋藏于心的妄被暴露时,羞耻到死的感觉。大概最接近于此。别人可能会说「两者完全不同吧?」,英雄的行动与中二病的行动,两者在我心中是二位一体的。


嘛,毕竟。


季堂锐太,可是刻进骨髓里的中二病呀。



第二天的早上。

上学路的途中,不时能感觉到视线。感觉羽根高中生的视线都齐刷刷的看过来。

怎么啦?

毕竟,一直被冰冷的视线冻彻的我。已经变得非常敏感。仿佛能感受到他人视线的温度。有点异能者的气息。替身名为…………不对,为前两部的信徒,取名为「波纹」更好。

现在,走在前面的女生二人组向我释放的波纹,气息温暖。之前为止都还是严寒的气息,如今却「混合」一半好奇、一半好意的气息。

到底怎么啦?

首先「好奇」完全不明白。「推荐入试迟到者」的传闻校内谁都知。现在才好奇注视我的理由根本不存在。

更不明白的是,带有「好意」的气息。如今的季堂锐太,会被陌生女孩子投以好意的理由1微米都不存在。

…………错觉 吗?

紫红色的波纹,正被山吹色浸染。

话说回来,波纹不断延续。

入口、楼梯、走廊,无数的视线,都与昨天为止不同。「切,是那家伙!」的轻蔑,转变为「唔嗯,那个人吗?」的关心。

这下,到底,发生什么了啊?

前脚刚踏入教室——向我袭来的是谢罪的波澜。


「季堂君,抱歉!!」


大喊的是赤野芽衣。学校阶级最上位团体中心人物的她,突然谢罪。旁边还有坂上弟弟。班上的男女两巨头,向我低下头。

不止两人。同班同学都围上来。「抱歉」「真的抱歉」「对不起」,时髦军团的诸位,如同向将军大人行礼般垂下头。

「……怎么啦?」

同学全都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不熟的一位男生走上前来,拍拍我的肩膀。

「你太帅了啊!季堂!」

「哈?」


「因为帮助了遭遇事故的女孩子!才考试迟到的吧?」

一瞬间大脑充血。

果然暴露了吗,心情有些动摇,冲击太大了。

「明明说出来就好的」

赤野旁边,名叫青叶的女生眼神湿润。

「我,对季堂君说了过分的话啊。真的,好羞愧。明明什么都不知就擅自乱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青叶鼻子抽泣。

不知名的男生说。

「不对不对不对。那是因为季堂老师的保密原则才会这吧。呐?」

呐,话说回来。我才不是老师,还有你谁啊。我们班上的?

赤野与坂上说起双簧。

「真的,太尊敬季堂君啦!一班的荣耀呢!」

「医学部,要重新挑战一般入试吧?我会全力应援啦!这次一定要全心全力!加油哦!」

一次又一次拍拍我的肩膀,逐渐冷静下来。

只有一个疑问。

「呐 你们啊。那是,从谁哪里听来的?」

「谁…………」

大家面面相觑的时候。


「是我哦」


回头看去,薰站在那里。

与平时同的温柔微笑,迷倒全校女生的清爽声线。

「昨天在我们团体聊天群里聊到了。锐太,不是因为睡过头什么的才迟到。而是因为无法弃他人于不顾的高尚才迟到的呢」

「……………………是这吗」

早就猜到了。仅仅一晚就能将话题散布至此的,除了为学校第一人气者的我的亲友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但是,

「呀啊,居然对我保密呐」

我背上直冒冷汗。

怎么回事…………这啥啊?

浮现与平时同微笑的薰,为何,散发出如此大的威压感呢。

「呐 薰,那又是听谁说的啊?」

薰笑着回答。

「夏川桑那里」

「……………………誒?」

那回答过于意外,以至于怀疑自己的耳朵。

「真,真凉?骗人的吧?话说,明明连学校都没来」

「比起这个」

绝妙的时机,薰说。

转过身,一位大背头的男生站在那里。记得是,宫下。为学校隐藏网站管理人的他躲在薰的背后。

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那天还暗自窃笑,今天却像是被训斥的小孩子一低着头。


「宫下君,似乎向锐太谢罪」


好啦,薰拍拍他的后背,宫下蹑手蹑脚的走出来。回头看一眼薰。薰回以和善的微笑。但是,宫下的表情,却一脸怯弱。

宫下来到我面前,拿出觉悟。

缓缓在我面前跪下,额头紧贴地面。字面意思。

还没来得及阻止,就扑倒在地。


「真的非常抱歉,季堂君。我做了非常过分的事。请原谅」


悲痛绝的声音。

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眼前的光景正是 土下座。

谢罪中的 best of best。

土下座。

「…………誒,等,突然怎么啦宫下?」

坂上半笑着说「什么搞怪?捏他?还是在拍视频?」。

看向薰请求说明。

薰没有回应。

只是微笑着,注视着土下座的宫下的后背。

「怎,怎么啦啊?突然土下座?」

我终于憋出一句话。

「别这,发生什么都会原谅你的」

「好啦。锐太」

薰温柔的手,拉住我的肩膀。

「全部给我就好。全部。好吗?」

「……………………」

再次语塞。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